跨区学业来临今年跨区机械收割效益不乐观,我

作者:www.602.net

挫伤农民投资农业机械的积极性。虽然国家对农民购置农业机械实行补贴,但从实际情况看,由于柴油涨价,农机经营效益降低,影响了农民购机、用机的热情,农民投资购机的积极性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农业机械的拥有户因油价高导致农机作业成本增加、效益低而养不起机器,农户不愿意接受农机作业服务,造成农机资源的长期闲置、锈蚀,最终甚至报废。

机手竞相压价——跨区作业进入买方市场

7月23日,国家发改委年内第四次上调汽柴油价格。最近一周,东北地区柴油零售价每吨已经达到4415元。国内油价持续走高直接制约了我国农业机具的推广使用,对我国粮食生产能力的正常发挥构成压力,我国亟待通过实施农业用油补贴政策应对这一不利局面。 ——生产成本提高引发农民担忧 记者近日在黑龙江、湖南等粮食生产大省调查了解到,今年以来,由于国内成品油价格持续上涨,除了农药、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价格居高不下外,农业机械化推广更是遭遇很大阻力,农民对高油价造成的生产成本提高有所抱怨。 黑龙江省绥化市新源村农民刘春阳说:“柴油涨得太快了,春天的时候还700多块一桶,现在已经涨到860元。按过去的行情,除去种子、化肥、农药、柴油的成本,60多亩大豆一年能收入1万余元。今年,本来柴油涨价就增加了不少成本,在加上前几天大豆受淹的损失,以及两桶柴油排涝的成本,收入全完了。” 巴彦县罗河村农民刘伟一告诉记者,按水稻亩产650公斤计算,一亩约有1200元收入,刨去其它成本,一桶油600-700元勉强能够承受,再涨就受不了了。巴彦县万发镇农民任海江说,因为油价高,眼下生产都保证不了,对秋季整地,好多农民认为“雇不起大机械,干脆用马简单整整得了”。 在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岳家桥镇大泉村村民陈雪昌告诉记者,去年收割一亩水稻的价格还是40多元,今年一下子涨到55元。 ——农机推广受阻威胁粮食生产 据黑龙江省农业机械化管理局局长李国军介绍,这个省农业田间机械化作业总量约为6亿标准亩,平均每标准亩消耗农用柴油1.5公斤,全年农业生产耗油总量为80多万吨。按照7月23日柴油价格平均每吨上涨250元计算,仅这一次涨价农民秋季机械化生产成本就要增加支出1.25亿元,这个数字对农民来说,很难承受。 据悉,在现有耕地数量很难增长的情况下,只能靠农业生产标准化,在单位面积上提高单产,这意味着粮食生产要在标准化上下功夫,而农业的标准化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种子的标准化,再一个就是农机田间作业标准化。如果搞田间标准化作业,实现农机农艺相结合,一般粮食增产幅度在20%左右。以大豆为例,标准化作业情况下,一亩产量在170公斤左右,而如果达不到标准化作业,一亩仅能产粮130公斤左右。李国军分析,柴油价格持续走高的影响有四方面,一是农民养机用机积极性将会下降,先进的机具及耕作技术得不到推广、应用;二是大量农机具闲置,有效资源得不到利用;三是牛马犁重新出现在田间地头,生产力严重倒退;四是缺乏农业机械标准化作业的支持,农产品品质将大幅度下降。李国军表示,受柴油价格走高因素的影响,黑龙江今年秋季的整地量减少已成定局,这一状况直接威胁明年春季粮食生产的质量和产量。他说:“眼看9月中下旬要开始收获和整地,今年雨水量这么大,土壤含水量这么高,如果农民无力在机械化作业方面投入,秋季不整地的话,明年春季种地就更是难题。” ——出台农油补贴保证粮食安全 据悉,1994年以前国家对农业用油有所斜倾,由省农机部门负责向系统内加油站调配一部分计划内农业用柴油,专项用于春耕和秋收农忙季节生产。1994年以后,随着国家政策调整,农业用油价格与市场价格保持一致,不再享有优惠政策,使得农机系统的加油站逐渐萎缩、倒闭。农机部门一直呼吁对农油进行补贴,但始终没有启动。 黑龙江省于2003年启动农机作业合作社试点工作,合作社全部采用大型和新式的机械装备,开展代耕作业为农服务,在狠抓经济效益增长的同时,带动了农业生产水平的全面提高。2004年,这个省合作社所在的村,主要农作物平均单产提高10%以上,总计增产粮食4000万公斤。目前,全省农机作业合作社作业服务区161万亩耕地,总计节本增效达到1亿多元,平均户均增加收入2654元。 然而记者来到绥化市北林区新源农机作业合作社采访时,总经理高福林却满面愁容,“油价再这么涨下去,我们就难继续为农民服务了。”据高福林介绍,农机合作社的机械为农民服务每标准亩收取10元钱,而这一收费标准是按1997年时柴油每吨2550元的水平测算的。8年过去了,柴油的零售价已经涨到每吨4400多元,可机械作业收费一直没涨。“要是涨价,老百姓春天就自己刨地,更不用机械了,明年的粮食产量和质量可想而知。” 在湖南省,情况同样不容乐观。1994年以前,国家分配给湖南全省的农用油指标是20万吨,当时每吨油低于市场油价1500元左右,等于补贴农民3亿元。而当年湖南全省的农业机械动力保有量是1400万-1500万千瓦,今年全省保有量突破3000万千瓦,翻了一番。而市场油价也比1994年时翻了将近一番。湖南省农业机械化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潘新初说,现在耕种收割一亩田耗油2公斤,还不包括排灌、运输等,油价上涨肯定增加了农民的负担。目前国家虽然对一些项目县购买大型农机具进行补贴,但随着油价不断上涨,对一些农民来说,农机具买的起,却养不起,抑制了农民的购买积极性。 据悉,农业部农机化司已经拿出300万元实施农油补贴试点,湖南衡东县为6个示范县之一。衡东县农机局局长刘仁秋介绍,两个试点乡镇农机手与农机站签订燃油补贴合同,同时与农户签订农机作业服务合同,按照“多作业多补贴、少作业少补贴、不作业不补贴”的原则,对机手进行补贴。这项工作让农民得到实惠,农机作业收费价格每亩降低了2-5元,既减轻了农民负担,还推进了农业机械化发展,激发了农民购买农机具的积极性。在项目实施区,农业机械增长速度达到12%,是去年同期的2倍,开始出现一些农机大户。 目前,国内一些城市针对油价居高不下的状况,已开始对出租车等行业给予补贴。记者认为,从国家粮食安全角度出发,我国更应对农业生产给予支持。建议加大对粮食主产省份现有的农业机械补贴额度,专项用于机械作业用油补贴,以鼓励农民使用农业机械和种粮积极性,稳定粮食生产。来源:中国食品产业网

上月26日国家发改委宣布,从2月27日零时起,将汽、柴油价格每吨分别提高205元和200元,折算到90#汽油和0#柴油每升零售价格分别提高0.15元和0.17元。油价的上涨对农机作业、农业生产、农民收入带来的影响不容小视。

www.602.net,多项服务并举——各方全力以赴保障机手利益

为此,农机合作社成员建议国家要做好农用柴油价格的合理控制,建立农业生产需求相应的油料供给体系,建立健全合理的能源价格机制。针对农机用油定向补贴的法律法规,按照《农机化促进法》提出的:“国家根据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的需要,对农业机械的农业生产作业用燃油安排财政补贴。燃油补贴应当向直接从事农业机械作业的农民和农业生产经营组织发放。”尽快研究出台对农机的燃油补贴办法,将这一法律规定真正落到实处。

为向农机手提供准确畅通的信息服务,农业部农机化管理司和福田雷沃国际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再度合作,为参加跨区作业的农民免费提供短信息服务。

农民购买农机积极性下降。油价逐年上涨,农机经营效益降低,农民投资购机的积极性受到很大影响。另外由于特别是一些能耗大的大中型农业机械,本来农民的购买能力就不强,油价再不断攀升,必然会制约大中型机械的推广和应用。

据江苏省农机局副局长王勇介绍,现在综合直补按照田亩数由全体农民享受,而燃油成本的上升主要由机手承担。他理解政策的出发点是通过机收价格的上涨来对冲油价上涨,但去年柴油价格的涨幅远远超过机收作业价格的上涨。2006年河南滑县小麦机收价格平均每亩35元,较2005年涨幅约17%;而当地的柴油价格同期涨幅高达33%。

导致农机作业成本增加,农民负担加大。近年来,农业作业对农机的依赖性进一步提高,农作物耕、种、收等各个环节都离不了农机,柴油价格上涨,势必引起农机作业价格、成本的上涨。经调查,油价未上涨前,农机作业每亩耗柴油基本在1.7升左右,每亩油耗成本在12.4元左右。油价上涨后,每亩柴油成本将增加0.435元。根据该县种植情况来看,对春耕备播影响不算太大。但是,对“三夏”、“三秋”生产影响比较大,油价上涨前机械耕地价格为每亩60元,机械播种价格在每亩20元,机械收获价格在每亩80元。油价上调后,通过电话对山东几家农机专业合作社负责人了解,他们表示这次油价上涨后,预计“三夏”、“三秋”期间,机械耕地价格每亩将上涨5~10元左右,机械播种价格每亩将上涨5元左右,机械收获价格每亩将上涨10元左右,平均每亩增加成本30元左右。

成本压力过大——跨区作业预期不利

今年的油价下调未涉及柴油,目前柴油价格仍在高位运行。受燃油价格提高和机收市场供求关系影响,今年农机跨区作业效益不容乐观。

近两年受国家购机补贴政策的影响,联合收割机拥有量大幅增加,机收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机手的积极性。

本周,“三夏”跨区作业即将大规模展开,农机手们很关心,今年的跨区机收效益会怎样。

近年来,油价上涨还带动了其他成本的上涨。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瞳里镇农机站站长朱庆来告诉记者,跨区机收结束后,他们通常雇汽车把农机拉回家乡,从河南周口到山东济宁的汽车运费成本上涨超过50%。其他成本诸如机手帮手雇佣费、修理费、配件费等上升也给机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针对农用柴油油价高、供应紧的情况,去年河南省“三夏”期间对机手加油给予0.1元/公升的优惠,浙江、江苏、内蒙古农机部门与石油石化部门合作,免费向参加跨区作业的机手发放“农业机械作业用油优先加油卡”。江苏省农机局目前正准备向省政府上报改进燃油补贴的试点报告,建议对燃油补贴采取“定额直补差价购油”的方式,争取把优先加油卡变成优惠加油卡。

局部地区信息不畅也给机手收益带来不利影响。由于信息不畅,不少机手盲目外出作业,导致机具“扎堆”现象严重,结果竞相压价,造成收益直接下降。

刘恒新介绍说,去年“三夏”期间全国共投入小麦联合收割机38万台,比上年增加3万台,农机作业市场的供求关系已由卖方市场转为买方市场,总体趋于平衡。为此,去年7月,农业部发出小麦联合收割机已趋于饱和的预警信息,并决定2007年中央资金不再对小麦联合收割机进行购置补贴,引导市场合理发展。

柴油涨价直接增加跨区作业成本。农用柴油一般占跨区作业全部成本的40%左右。针对农用柴油涨价,国家以农业生产资料综合直补的形式发放补贴,但对机手成本压力的缓解程度比较有限。

农业部农机化管理司副司长刘恒新介绍,成本压力将直接影响到今年机手参与跨区作业的积极性,这将对粮食抢收带来不利影响。

石油石化部门也行动起来,确保“三夏”期间的供油。中石油从2006年11月开始,通过加快生产、涨库加大储备等调控措施,进行淡储旺销。

农机数量的增加加剧了机收市场的竞争,过于频繁的转战又增加了机手成本。据农业部农机化管理司的调查,一些地方去年麦收期间联合收割机平均作业面积由2005年的600亩降低为500亩,作业时间普遍降低到10—15天,作业收益降低到1万元左右。

近年来,加油贵、加油难一直困扰着“三夏”跨区作业。2006年“三夏”开始前,柴油市场价格比上年同期上涨37%。“三夏”期间,全国大部分地区出现了农用柴油供应紧张等情况。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