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安岭森林火车变身旅游专线,黑龙江大小兴安

作者:www.602.net

黑龙江大小兴安岭天然林今起全面停伐

森工企业60多年采运史结束 世界最长窄轨铁路华丽转身

  伴随黑龙江大小兴安岭木材商业性采伐的全面停止,运行至今、世界上里程最长的森林窄轨铁路华丽转身,从木材运输正式成为旅游专线。
  干线全长202公里   1953年,为支援国家发展,我国很多地方将铁轨铺进大山,将木材源源不断地运出。黑龙江兴隆林业局始建于1948年,1953年建设兴隆林业局森林铁路(窄轨铁路)。这条森林铁路干线全长202公里,支岔线、专用线总长度为541.17公里,途经24个站点、9个林场所、5个乡镇、72个村屯,横跨巴彦、木兰、通河三县。
  穿梭于我国最大国有重点林区——黑龙江森工林区60余年后,这条铁路的管理者——黑龙江省兴隆林业局近日正式将这列见证林区发展的火车命名为“兴隆号”旅游专列,从木材运输正式变身为当地一个重要的旅游项目,拉载全世界各地的游客,一睹森林窄轨铁路的独特魅力。
  时速仅为20至30公里   2010年,上海大世界基尼斯总部将这条202公里长的铁路,确认为运行至今世界里程最长的森林窄轨铁路。作为林区木材运输的重要工具,窄轨铁路因其车厢重量较轻,机车动力不需太大,正适合较大坡度的运行路线。而迄今为止,其已累计运送木材超过1500万立方米。
  “兴隆号”司机颜世军说:“我从参加工作开始就和小火车打交道,旅游专列正式挂牌,我也将从运输木材转为运送来自祖国四面八方的游客,但能继续开着我心爱的火车,我感到无比的自豪!”
  “兴隆号”共配有7节车厢,10名车组人员,每小时速度仅为20至30公里,游客们可坐在慢悠悠的铁皮车内,听导游讲述窗外茂密植被背后埋藏着的黑龙江森林伐木史。
  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局长魏殿生表示,旅游专列的正式挂牌,标志着森工企业60多年采运史的结束,也标志着林区产业转型新的开始。据了解,“停伐”后,旅游产业将成为大小兴安岭众多林业局转型的重要方向。
  数万砍树人将变为种树人   4月1日,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大小兴安岭数万名林业工人从此由砍树人变为种树人、护林人。
  资料显示,与开发初期相比,大小兴安岭林区边缘向北退缩了100多公里,湿地面积减少了一半以上,洪涝、干旱、森林火灾和病虫等自然灾害频发,生态功能严重退化。大兴安岭地区成过熟林资源已到了无木可采的地步,再不停止,大小兴安岭林区将会名存实亡。
  在近日举行的停伐试点启动会上,林业部门官员表示中央财政将增加安排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财政资金,从2014年到2020年,每年将增加补助23.5亿元,主要用于试点期间保障林区干部职工的基本生活和社会正常运转。
  新闻链接
  “幽静的后院”
  大小兴安岭林区位于我国北部边陲,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森林生态功能区。
  作为东北亚陆地自然生态系统的主体资源之一,大小兴安岭林区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的重要功能,不仅庇护着中国1/10以上的耕地和最大的草原,还是嫩江、黑龙江水系及其主要支流的重要源头和水源涵养地,在国家生态保护总体战略中具有特殊地位。
  大兴安岭被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中国历史上“幽静的后院”。清代时,对东北实行封禁,大小兴安岭处于禁伐之列。日俄入侵后,出于战争需要,进行了大面积掠夺式开发,森林资源遭到破坏。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生产建设需要大量木材,大小兴安岭全面开发。
  自上世纪中叶开发建设以来,黑龙江国有重点林区累计生产木材6.5亿立方米,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经长期高强度开发,林区可采森林资源面临枯竭。以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为例,与开发初期相比,活立木蓄积量减少了24.2%,可采成过熟林蓄积量减少了94%。随着可采资源的逐步枯竭,传统林业经济逐渐萎缩,林区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大小兴安岭林区陷入“经济危机、资源危困”的局面。
  1998年我国多条江河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后,针对长期以来森林资源过度消耗引起的生态环境恶化的现实,我国做出了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重大决策。目前一期天保工程已经结束,二期工程正在开展。
  通过实施天保工程,大小兴安岭的森林资源得到全面的管护和培育,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林区的生物多样性呈现出全面恢复状态,野生动物日渐增多,昔日难得一见的黑嘴松鸡、花尾榛鸡等重点保护动物大幅增加。

又是一个春天,东北林海冰雪消融,更显莽莽苍苍。4月1日,西起大兴安岭,东到长白山脉,北至小兴安岭,绵延数千公里的原始大森林里,千百年来丁丁不绝的伐木声消失了。这一天,内蒙古、吉林、长白山森工集团公司,以及内蒙古自治区岭南8个林业局、吉林省4个森林经营局和内蒙古自治区天保区外大兴安岭山脉范围内的100个国有林场,数以十万计的伐木工人收起油锯,封存斧头,走出深林。
至此,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商业性采伐宣告全面停止,这标志着我国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新阶段,也标志着我国全面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加快绿色发展拉开了新的大幕。
下决心:天保工程扩至全国
一面是林木产业带来的巨大效益,一面是环境资源面临枯竭的窘境;一面是生态环境急需保护,一面是众多森工企业要脱胎换骨、上百万林业职工需妥善安置……全面停伐天然林,必然是一个艰难而重大的抉择。但艰难抉择,坚决完成,只为美丽中国。
按原有部署,吉林国有林区停伐将分三步:从今年起,每年停伐三分之一。没想到中央力度这么大,让我们一步到位全部停伐。既然中央决心这么大,我们无论困难有多大,一定坚决完成停伐转型任务。吉林森工集团主要负责人说。
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森工集团下设87个林业局,经营面积4.9亿亩,占到全国国有林区经营面积的67%;森林面积3.9亿亩,森林覆盖率80%;森林蓄积量23.8亿立方米,占全国森林蓄积量的17.4%。林区现有人口494.3万人,其中职工72.5万人。2012年林区林业产业总产值约900亿元,其中,木材及加工业产值385亿元,占总产值的43%。
这曾是巨大的可利用资源,停伐意味着商业性利用价值的减少,停伐也意味着几十万林区职工的生产生活将会发生巨大变化。
但是,短暂的阵痛换来的将是新的绿色机遇与绿色生机。天然林是结构最复杂、群落最稳定、生物量最大、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生态功能最强大的陆地生态系统,在维护生态安全、淡水安全、国土安全、物种安全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此次我国下定决心,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把天保工程范围扩大到全国,争取把所有天然林都保护起来,这既为天然林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也再次以实际行动增添了我们建设生态文明、实现永续发展的希望和信心。
方向已然明确,行动更加清晰。就目前来讲,对全国5000万立方米的天然林采伐量,将分‘三步走’停下来。第一步就是国有林区,第二步是国有林场,第三步是包括集体、个人、企业和其他所属产权的全部天然林。国家林业局局长赵树丛介绍说。
为了确保停伐的效果,各项检查措施都已经跟进。4月1日,在黑龙江省森工总局绥棱林业局张家湾公路检查站,值班员牟建波正认真检查下山车辆,看是否夹带木材。现在反倒是有不少人从山外往林区运板材。因为山里的树不许砍,林区老百姓盖房子只能从山下买板材。牟建波说。
其实,早在去年4月1日,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国有林区已率先进行天然林全面停止商业性采伐试点,今年全面停止东北、内蒙古等重点国有林区商业性采伐,到2016年将全面停止非天保工程区国有林场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到2017年,全国将实现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赵树丛说。
出实招:遏制森林资源枯竭
俺小的时候,屯子边上就是林子,林子里有老虎、狍子、野猪。望着屯子边黑油油的坡地,吉林省蛟河市碾子沟村山头屯农民孙成礼说。虽然属于长白山区,但如今山头屯边上的林子早就没有了,每到秋冬季,大风刮起黑土,直往人嘴里灌。
数据显示,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森林面积3.9亿亩,森林覆盖率80%;森林蓄积量23.8亿立方米,占全国森林蓄积量的17.4%。然而,多年来,由于过度采伐,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森林质量全面下降,可采资源已近枯竭,自然生态系统严重退化。
黑龙江大兴安岭的可采成熟林资源由开发初期的4.6亿立方米下降到第七次清查的0.21亿立方米。虽然天然林保护工程促进了森林资源恢复性增长,但由于东北、内蒙古地区森林生长周期长达上百年,森林资源恢复十分缓慢。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局长魏殿生说。
赵树丛告诉记者,与开发初期相比,大兴安岭林区林缘向北退缩了140多公里,湿地面积减少了一半以上。多年冻土退缩,土壤侵蚀加剧,地表径流时间缩短,水土流失严重,局部地区出现了沙化现象,洪涝、干旱、森林火灾和病虫害等自然灾害频发。长白山林区由于长期过度采伐、居民不断增多,致使林地面积减少,生物多样性锐减,涵养水源能力大幅下降。
严酷的现实摆在面前。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把绿色发展作为转变林业发展方式的重要内容,是我国必须迈出的关键一步。
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党的十八大首次把美丽中国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到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是我国面积最大、天然林分布最集中、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林区,在我国生态建设和森林资源培育总体布局中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地位。率先在东北、内蒙古重点国有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正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出实招,迈出了带有示范性、标志性和最为关键的一步。
有底气:林区转型成效初现
将最大的天然林区全部纳入停伐范围,需要勇气,也需要基础。事实上,我国林区转变方式的脚步早已迈开。
早晨5点,天已透亮。黑龙江省柴河林业局贮木场场长张玉忠走出家门。这是他最后一次以贮木场场长身份上班,现在贮木场只剩下他一个职工。过去,柴河林业局是全国闻名的木材生产大户,累计为国家提供了2226万立方米木材。由于天然林全面停伐,干了33年林业工作的张玉忠得适应柴河九寨风景区避暑山庄经理这个新角色了。
新中国成立以来,黑龙江省国有重点林区累计生产木材5.2亿立方米。木材年产量最高峰值时达到1260万立方米,占全国木材年产量的33.5%。当年贡献很大,现在包袱也很重。魏殿生说,目前黑龙江省国有重点林区林业总人口167.5万人,在册职工34.19万人,在岗职工24.01万人,离退休人员27.7万人。企业怎么办?上百万人靠什么生活?这是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从中央到东北、内蒙古等地已经紧急行动,为国有重点林区排忧解难。
在黑龙江,省政府已出台《关于推进国有林区转型发展的若干意见》,引导森工企业加速向生态产业、非木产业和境外资源开发3个方向转型,引导国有林区4.5万富余人员向森林资源保护、培育转移。在吉林,相关部门正与吉林森工集团、长白山森工集团进行测算、统计和分析,做好国家停伐补贴、债务减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增加森林培育量、提高天保工程补助标准等政策研究工作。在内蒙古,据自治区副主席王玉明介绍,将统筹做好林区职工就业过渡期内的养老、医疗、再就业培训、生活等社会保障问题,确保守住国有林区改革保生态、保民生两条底线。
发展林下经济,是转变林业发展方式的重要路径。在黑龙江林区,人们把就地取材,用树皮、枯草、柳条等废料制作的工艺品,统称为草柳编。记者来到绥棱林区鑫泽工艺品公司时,设计员孙丽正领着几名女工,忙着整理枯草、裁切树皮。鑫泽公司董事长汪泽生原是绥棱林业局老职工,天保工程实施后辞职创业,每年自费参加广交会,拿到订单就组织生产,目前雇用了20多名工人。
与此同时,森林旅游、林企走出去等也不断拓展,老林区正在焕发出新的巨大活力。赵树丛表示,实施全面停伐,森工企业改革发展会有阵痛期。但办法总比困难多,就是加快转变林业发展方式,不断改善林区民生,除自然保护区外,在不破坏森林资源的前提下,允许森林资源管护职工从事林特产品经营,增加职工收入。要把林区经济社会发展纳入当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和投资计划,实现林区职工群众收入与全社会同步增长。 (记者 黄俊毅 瞿长福 倪伟龄)

新华社哈尔滨4月1日电4月1日上午九点半,19件林业工人使用过的斧头、油锯、马爬犁等采伐工具,作为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停伐日的纪念物被黑龙江省博物馆永久收藏,标志着我国北部最大的“绿色屏障”开始休养生息。

从黑龙江源头到汤旺河畔,从我国最北的大兴安岭古莲林场,到小兴安岭南部的马永顺林场,以商品材为目的的天然林采伐4月1日起被全面禁止。雄壮的“顺山倒”号子,堆满木材的贮木场,满载原木呼啸奔驰的森林小火车,从此走进历史。

以大小兴安岭为主的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是我国十分重要的森林生态功能区和木材资源战略储备基地,对维护国家生态安全、应对气候变化、保障国家长远木材供给等方面作用显着。自上世纪中叶开发建设以来,该林区累计生产木材6.5亿立方米,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16岁就参加工作的塔林林场职工张庆田告诉记者:“那时国家需要木材量大,晚上都要点起篝火干。月亮最足的那几天,几乎是连轴转。”这位早年曾获得“万米运输司机”荣誉称号的林业工人,回忆起当年林区会战情形时仍难掩兴奋。

林区采伐主要是冬季作业,伐木工人十分辛苦,工作到半夜是常事,“因为出汗多、天气冷,冻透了的棉裤脱下后都能立得住。”马永顺林场场长梁云林认为,正因为这样高强度的采伐,导致林区部分地区水土流失,生态环境受到破坏,停止天然林的商业性采伐已势在必行。

资料表明,由于长期过量采伐,可采资源锐减,森林质量下降,大小兴安岭几乎处于无木可采的危险边缘,林区林缘向北退缩了100多公里。要恢复到开发初期的可采蓄积水平,需要80年以上。

一些老林业工人回忆,当年林子密、雾气大,人一进去头发就被打湿了,现在想找一片遮阳的林子都很困难,山里也存不住水了,原来下大雨半个月才涨水,现在连三天都过不了。一位从河南来小兴安岭养蜂的农民告诉记者,因环境变化,以前一箱蜜蜂可产椴树蜜200斤,现在只产120斤。

“这木头实在不能再采了,再采就把‘孙子辈’的都采没了。”伊春林管局带岭贮木场场长王泉说。

近年来,天保工程的实施大幅减少了对森林资源的消耗和破坏。记者在哈尔滨铁路局所辖的塔河、铁力、带岭等车站了解到,停伐后铁路木材运量锐减,对铁路运输生产带来很大影响。

“一些涉及木材运输的车站因运量减少,已出现近三分之一的人员富余,有的车站还可能会因此而调整等级,职工收入会受到较大影响。”绥化车务段段长武中凯说。

大兴安岭地区天保办主任郑学慧告诉记者,全面停伐后,林业的工作重点将转到森林资源的管护、培育和科学经营上,通过国家政策落实到位、林区改革转型到位和群众创业致富到位的全面努力,确保林区停伐实现“停得住、转得好、不反弹”的阶段性目标。

“黑龙江大小兴安岭林区的全面停伐,说明我国真正走向了以生态建设为主和可持续发展的道路,这也是我国重点国有林区实现全面转型的开始。”黑龙江省森工总局局长魏殿生说。

伐木者“醒”来

新华社哈尔滨4月1日电当数以万计的东北林区伐木者放下斧头、油锯时,正值林业工人代表人物马永顺诞辰一百周年。这位在伐木号子声中砍下数万棵大树的林业工人,弥留之际仍在哼着自编的植树小调,这一绝唱如今正在大小兴安岭成为现实。

4月1日,黑龙江重点国有林区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大小兴安岭数万名林业工人从此由砍树人变为种树人、护林人。

走进小兴安岭丛林中,马永顺的墓地被他亲手栽种的大树所环绕。这位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伐树劳模,意识到“山上空了,没有树了,不赶快栽不行了”后,决定在有生之年栽树为山林还账,带领家人补上了自己所伐的36000棵树。

从伐树劳模到造林英雄,马永顺的名字被用以命名学校、林场以示纪念,却没能挡住涸泽而渔式的采伐。“山上木头几乎要采没了,有的地方山都‘剃光头’了,一棵树都没有了。”大兴安岭地区阿木尔贮木场职工李国华说。

林场职工们向记者描述森林如今的模样,“原来一车装十几根木头,现在装一百多根”,“山上存不住水了,原来下雨过3天河里才涨水,现在半天就涨起来了”,“连大兴安岭都有雾霾天了”……

资料显示,与开发初期相比,大小兴安岭林区边缘向北退缩了100多公里,湿地面积减少了一半以上,洪涝、干旱、森林火灾和病虫等自然灾害频发,生态功能严重退化。大兴安岭地区成过熟林资源已到了无木可采的地步,再不停止,大小兴安岭林区将会名存实亡。

记者走访大小兴安岭近二十个林业局发现,停伐在很多人意料之中,但彻底“踩刹车”后对未来生计的担心,依然令他们迷茫和不安:如果不砍树,还能干什么?

“林业局不让采伐了,今年冬天没活就在家待着。”47岁的展玉龙坐在一个沾满油渍的沙发上,在伊春市广川林场生活了大半辈子一直没交过养老金,用他的话说,交了就没有吃饭的了,“采伐量大时还能多挣点,调减产量后每年造林、清林挣七八千元。”

让大兴安岭地区大乌苏林场场长肖德军担心的除了收入来源,还有一系列民生问题。“我们林场低保户占1/3,职工烧不起煤,用木头烧炕,以后冬天取暖都没着落了。林场职工用于繁育黑木耳的菌包厂,也面临没有原材料的问题。”

“封山令”之后,如何保证群众收入成为摆在林区管理者面前的难题。黑龙江森工兴隆林业局有2个贮木场、2个换装场、1个森铁处等单位,有2000多人面临转岗。林业局负责人表示,以前都靠在木头上,停伐后木材收入一分没有,这些人都面临如何生存的问题,现在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给部分人每月300元补助过渡。

提到近年来全国各地频发的雾霾天气,一些林业工人希望通过生态补偿或碳汇交易的方式,来体现林区百姓保护森林的生态价值。

“此前木材采伐量调减也是我们主动争取的,无论从国家还是大兴安岭自身角度,都应该这么做。”大兴安岭地区行署专员单增庆说,他们提出“把资源管起来,让群众富起来”,尽快将大兴安岭建成为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

他说,在这个过程中还要考虑如何使职工收入增加,让职工收入改善,转型是他们今年的核心任务。

大兴安岭地区松岭林业局局长郝先锋表示,如果政策不到位,他担心停伐很难真正“停得住”。

在近日举行的停伐试点启动会上,林业部门官员表示中央财政将增加安排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财政资金,从2014年到2020年,每年将增加补助23.5亿元,主要用于试点期间保障林区干部职工的基本生活和社会正常运转。

记者在大小兴安岭采访中,不少基层干部表示,停伐后部分没有活干的职工将转岗至营林管护,林下经济和生态旅游业也将成为未来承接富余劳动力的渠道。

在马永顺纪念馆,一位当地林业干部为记者讲解道,正是转变的不易才凸显了马永顺精神的可贵,大自然的警钟让无数伐木者和这个国家一道觉醒。

有一首歌叫《伐木者醒来》,歌词这样写道:我曾经苦苦地追寻,也问过众多的乡亲,为什么再也看不见,家乡那茂密的山林。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不知罪过在何人,活生生那一座翠岭,竟落得草木不存……听听那万木的呻吟,想想那后辈的子孙,伐木者醒来吧!

新闻背景:大小兴安岭林区

新华社哈尔滨4月1日电大小兴安岭林区位于我国北部边陲,是我国面积最大的森林生态功能区。

作为东北亚陆地自然生态系统的主体资源之一,大小兴安岭林区具有调节气候、保持水土的重要功能,不仅庇护着中国1/10以上的耕地和最大的草原,还是嫩江、黑龙江水系及其主要支流的重要源头和水源涵养地,在国家生态保护总体战略中具有特殊地位。

大兴安岭被历史学家翦伯赞称为中国历史上“幽静的后院”。清代时,对东北实行封禁,大小兴安岭处于禁伐之列。日俄入侵后,出于战争需要,进行了大面积掠夺式开发,森林资源遭到破坏。

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生产建设需要大量木材,大小兴安岭全面开发。

自上世纪中叶开发建设以来,黑龙江国有重点林区累计生产木材6.5亿立方米,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经长期高强度开发,林区可采森林资源面临枯竭。以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为例,与开发初期相比,活立木蓄积量减少了24.2%,可采成过熟林蓄积量减少了94%。随着可采资源的逐步枯竭,传统林业经济逐渐萎缩,林区经济发展陷入困境,大小兴安岭林区陷入“经济危机、资源危困”的局面。

1998年我国多条江河发生特大洪涝灾害后,针对长期以来森林资源过度消耗引起的生态环境恶化的现实,我国做出了实施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的重大决策。目前一期天保工程已经结束,二期工程正在开展。

通过实施天保工程,大小兴安岭的森林资源得到全面的管护和培育,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林区的生物多样性呈现出全面恢复状态,野生动物日渐增多,昔日难得一见的黑嘴松鸡、花尾榛鸡等重点保护动物大幅增加。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