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增派养殖业政策应普惠新型农业经营重点

作者:www.602.net

www.602.net,日前,中央财政安排专项资金39.1亿元,支持开展抗灾保春管促春播工作,农业部、财政部已经将冬小麦“一喷三防”、农作物重大病虫害统防统治等4项政策的指导意见和通知下发,与往年相比,今年春耕生产补助政策的特点之一就是补助对象明确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组织倾斜。与此同时,各相关部门以及各级地方政府也已经逐步开展起了针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服务,全社会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服务氛围已经开始形成。但由于目前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扶持尚处于探索期,措施之间的联动性尚不明显。因此,以创新的理念构建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制度体系是十分必要的,这个制度体系应该包括政策支持、财政支持、社会支持等诸多方面,应该体现全面、实用、良性互动的特质,惟如此,才能使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成为稳定、持续和长效的制度体系。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作为推进农村改革和制度创新的重要内容,四川要进一步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发展,必须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提高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经营水平,逐步形成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种养大户、家..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指出,要加快构建新型农业经营体系。“作为推进农村改革和制度创新的重要内容,四川要进一步加快推进现代农业发展,必须大力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提高集约化、专业化、组织化、社会化经营水平,逐步形成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为骨干,其他组织形式为补充的新型农业经营体系,充分激发农村生产要素潜能。”3月5日,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农业厅厅长任永昌对记者亮出自己的观点。

制定好政策是构建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制度体系的先决条件。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包括种养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业企业等,代表着我国未来农业经营的方向,其重要意义至少有二:是未来经营农业特别是种粮的主体力量,要用其来解决未来谁来种地的问题;是建设现代农业的主体力量,能解决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型的问题。目前,我国已经出台了一些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政策。2月,农业部下发了关于《关于促进家庭农场发展的指导意见》。安徽、浙江、重庆等9个省也下发了指导家庭农场发展的文件,一些县市成立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指导服务中心、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培育发展联系会议制度等相应的扶持服务机构。国家层面已经有了针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框架性政策,但有些环节还需要细化,包括出台专门针对家庭农场、种养大户的扶持政策,明确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概念和内涵、认定标准、发展目标、推进措施等。

任永昌介绍,当前,四川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壮大还存在政策扶持力度较弱、经营管理人才缺乏、组织化程度较低、生产经营规模较小等制约问题。“政府扶持资金总量较小,扶持面不宽,且扶持项目资金分散、标准不统一、重点不突出、效果不明显,扶持政策还没有普惠到所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就全国而言,尚未出台家庭农场、种养大户扶持政策,特别是现有涉农建设项目尚未将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作为独立申报主体和项目实施主体。”

财政支持是构建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制度体系的保障前提。当然,此处的财政是“大财政”的概念,既包括财政补贴、项目资金安排等“纯财政”内容,也包括了金融、保险、税收等广义的“钱的概念”。既然是钱的概念,就来不得半点虚幻和模糊不清,比如财政支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支持多少?支持在什么环节?对不同类型、不同规模的新型主体应该如何区别对待?新增农业补贴要向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和农民合作社倾斜,怎么倾斜?倾斜多少等等?这些都有待于进一步细化。2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了《关于做好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金融服务的指导意见》,在金融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细化和落实上做了有益的尝试。各部门和各地类似的做法还可以更多。

任永昌说,四川多数农户仍属于分散的家庭经营,组织化程度低,劳动生产率低下,“小生产”与“大市场”的矛盾突出,面临着自然、市场和质量安全“三重风险”。“如全省农民专业合作社入社成员仅有249万户,占农户总数的13.1%。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尚处于发展早期,普遍存在数量少、规模较小、实力较弱、运行不规范、示范带动力不强、融资难等问题。全省去年仅有农民专业合作社3.56万家,平均每个村不到1家;现有种粮大户1.19万户,家庭农场6267家,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平均经营面积不足100亩。”

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是构建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制度体系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各相关部门应该把自己业务范围内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服务行动,融入到大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之中,以形成合力。狭义的农业服务体系一般指的是常规农业生产的常规服务,如农机作业服务、病虫害统防统治、水利服务等。此外,也有相关部门根据本部门的特点,发挥自己部门的优势,为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专门设计了有针对性的服务行动,如中国气象局与农业部合作推出的面向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气象服务行动,科技部推出的科技特派员联合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而进行的科技创业活动。这些服务对扶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发展都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下一步,这些服务更加需要建立一种有机联系,更加需要融合,以把服务的效果最大化。

为此,任永昌建议,一是从国家层面出台促进新型经营主体发展的意见,明确新型经营主体的概念和内涵、发展目标、推进措施、认定标准、登记办法等。同时,要出台财政、金融、税收、保险、用地用电用水及人才支撑等方面的配套政策,营造促进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加快发展的良好环境。二是分层分类别制定促进新型经营主体发展财政扶持政策,在认定和登记基础上,按照不同类型和不同规模,出台不同财政扶持标准,由中央财政和地方各级财政按比例分担。重点从生产基地、仓储加工、品牌培育、营销体系、质量追溯等方面给予扶持。支持符合条件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独立申报和自主实施涉农建设项目。三是加快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和农村经营管理体系建设,在强化公益性农业服务体系建设的基础上,大力发展社会化、专业化的经营性农业服务组织,为加快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发展提供全方位的社会化服务。

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随着我国农业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而逐步形成的新生事物。截至2012年底,我国经营面积在50亩以上的农户超过287万户,家庭农场超过87万个。截至目前,全国约1/4的承包地主要流转到种粮大户和家庭农场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手里。同时也正因其新,对其服务也是一个新课题,在扶持服务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完整的制度体系更是新上加新的新课题。但这是一个方向,只有建立起了一个完善的制度体系,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对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服务,才能从根本上保证我国农业经济能够朝着健康、稳定、增量、高效的方向发展!

2008年以来,四川率先在全国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截至去年底,全省已有112个县开展确权登记工作,共涉及838个乡镇、9657个村、365万农户和1112万亩承包耕地。2013年,省财政将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经费明确纳入均衡性转移支付范畴,力争2015年底全省确权登记颁证率达到90%以上。

“下一步,四川将依托现有的农村土地流转中心或政务中心,建立以县为中枢、乡为平台、村为网点的县域全覆盖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交易市场,为承包经营权评估、交易、融资等提供有效服务。”任永昌建议,国家应加大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力度,尽快出台国家层面的政策指导意见和一系列技术操作标准,加大经费补助力度;支持建立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交易公共服务平台,各级财政加大支持力度,对土地流转服务平台建设搞得好的县给予补助,推进土地流转服务平台建设常态化;加强基层农村经营管理服务体系建设,健全乡镇农经机构和队伍,确保有机构管事、有人办事。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