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村民带着财产进城,户籍改进攻坚最难啃骨头

作者:www.602.net

户籍制度改革下一步攻坚“最难啃的骨头”

中共中央政治局30日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完善农村产权制度,维护好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要区别情况、分类指导,由各地因地制宜地实行差别化落户政策。

  孙春芳

中共中央政治局30日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这标志着全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大幕全面拉开。

这标志着全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大幕全面拉开。当然,随之而来的是城市对公共服务支出必然水涨船高,这将考验着各个地方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能力。

  对于在北京邮电大学南门附近卖菜的陈里仁来说,在北京买房、买车,让孩子在北京高考,似乎是个天方夜谭般的梦想。“现在孩子在一个民办小学读书,我打算等他快毕业上初中的时候回四川仁寿县老家去。”

当然,随之而来的是城市对公共服务支出必然水涨船高,这将考验各个地方政府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能力。

农民工的市民化

  长安居,大不易。然而,毕竟还是出现了一些曙光。

面对这个难啃的骨头,政治局会议发出指令: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涉及亿万农业转移人口的一项重大措施。“要积极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由主要对本地户籍人口提供向对常住人口提供转变,逐步解决在城镇就业居住但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问题。”

事实上,6月6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已经审议《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习近平在会议上说,推进人的城镇化重要的环节在户籍制度,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涉及亿万农业转移人口的一项重大举措。他说,总的政策要求是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6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坚持以人为本,着力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中共中央政治局30日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会议指出,要完善农村产权制度,维护好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集体收益分配权。要区别情况、分类指导,由各地因地制宜地实行差别化落户政策。

“城镇化是中国改革最大的红利之一,而户籍制度改革是推进城镇化的最为重要的改革环节之一。”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珏林指出,城镇化实质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这也正是户籍制度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户籍改革成本账

这标志着全国户籍制度改革的大幕全面拉开。当然,随之而来的是城市对公共服务支出必然水涨船高,这将考验着各个地方政府的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能力。

王珏林说,户籍制度改革的核心不仅是农民身份的改变,最重要的是让农民工真正进城镇,而与此同时城镇能提供给他们应有的公共服务。因此,可预见“城市对公共服务支出必然水涨船高,户籍制度改革将考验着各个地方政府的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能力。”

  会议提出,要优先解决好进城时间长、就业能力强、可以适应城镇和市场竞争环境的人,使他们及其家庭在城镇扎根落户,有序引导人口流向。要积极推 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由主要对本地户籍人口提供向对常住人口提供转变,逐步解决在城镇就业居住但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问题。

农民工的市民化

让农民带着财产进城

  “户籍制度改革,难就难在附着在户籍上的各种福利要祛除,要平等化,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办到的。”全国人大农委委员、社科院农发所原所长张晓山表 示,等到城乡之间的公共服务实现均等化之后,所谓的“福利”就成了政府必须提供给所有公民的普惠式服务,而户籍也就成了一张除了证明你身份之外别无用处的 “废纸”。

事实上,6月6日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次会议已经审议了《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习近平在会议上说,推进人的城镇化重要的环节在户籍制度,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涉及亿万农业转移人口的一项重大举措。他说,总的政策要求是全面放开建制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中等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特大城市人口规模,促进有能力在城镇稳定就业和生活的常住人口有序实现市民化,稳步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

记者注意到,从广东、海南等一些省市的实际动作来看,户籍制度改革的动作已拉开,而摆在这些城市面前的问题正是如何保证公共服务的投入。

  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份,国务院就公布了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按照规划,要保障随迁子女平等享有受教育权利,要扩大参保缴费覆盖面,根据常住人 口配置城镇基本医疗卫生服务资源,免费提供健康教育等公共卫生服务。采取廉租住房、公共租赁住房、租赁补贴等多种方式改善农民工居住条件。

“城镇化是中国改革最大的红利之一,而户籍制度改革是推进城镇化的最为重要的改革环节之一。”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原副主任王珏林指出,城镇化的实质就是农民工的市民化,这也正是户籍制度改革要解决的问题。

以全国外来人口第一大省的广东为例,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透露,广东省委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将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作为重点研究课题,正在组织省发改委、财政厅、人社厅等部门共同开展专题研究。徐少华透露,广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人均成本包括一次性成本13.41万,每年公共服务成本6581元。而预计2013至2020年,广东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财政资金将超过3万亿元,年均增长约12.5%,年均新增投入达450亿。

  “简言之,就是要实现城乡居民在教育、社保、医疗、住房等各个方面的服务均等化。”张晓山表示。

王珏林说,户籍制度改革的核心不仅仅是农民身份的改变,最重要的是让农民工真正进入城镇,而与此同时城镇能提供给他们应有的公共服务。因此,可以预见“城市对公共服务支出必然水涨船高,户籍制度改革将考验着各个地方政府的在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能力。”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向媒体表示,在现行财政和事权划分体制下,农民工市民化产生的各种社会成本,主要靠输入地城市政府自行消化。这使城市政府承受较大财政支出压力,这是城市政府不愿向农民工开放户籍的根本原因。

  然而,按照张晓山的测算,一个农村居民成为有户籍的城市居民,政府平均需要花费3万到5万元。

让农民带着财产进城

面对这块“难啃的骨头”,30日的政治局会议指出,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涉及亿万农业转移人口的一项重大措施。“要积极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由主要对本地户籍人口提供向对常住人口提供转变,逐步解决在城镇就业居住但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问题。”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此前报道,广东省常委副省长徐少华在广东省的城镇化会议上算过一笔账。徐少华透露,广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人均成本 包括一次性成本13.41万元,每年公共服务成本6581元。而预计2013至2020年,广东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财政资金将超过3万亿元,年均增长约 12.5%,年均新增投入达450亿元。

记者注意到,从广东、海南等一些省市的实际动作来看,户籍制度改革的动作已经拉开,而摆在这些城市面前的问题正是如何保证公共服务的投入。

有专家提出,配套改革包括盘活农村承包地、宅基地,让愿意进城的农民带着财产进城,不但可以带来巨大消费能力的释放,还意味着农村承包地、宅基地等大量资源的更充分利用。

  按此推断,如果按未来7年推动1300万人落户的话,一次性成本将高达1.7万亿(13.14万×1300万),每年新增的公共服务成本高达122亿(1300万人/7年×6581元),占广东年新增投入近1/3。

以全国外来人口第一大省的广东为例,广东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徐少华透露,广东省委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已将建立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作为重点研究课题,正在组织省发改委、财政厅、人社厅等部门共同开展专题研究。徐少华透露,广东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人均成本包括一次性成本13.41万元,每年公共服务成本6581元。而预计2013至2020年,广东基本公共服务领域的财政资金将超过3万亿元,年均增长约12.5%,年均新增投入达450亿元。

户籍制度变迁

  “如果全由地方政府承担,肯定是吃不消的。”张晓山称。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向媒体表示,在现行财政和事权划分体制下,农民工市民化产生的各种社会成本,主要靠输入地城市政府自行消化。这使城市政府承受较大财政支出压力,这是城市政府不愿向农民工开放户籍的根本原因。

1958-1978年控制居民户口迁移期

  政企个人共担改革成本

面对这块“难啃的骨头”,30日的政治局会议指出,加快户籍制度改革是涉及亿万农业转移人口的一项重大措施。“要积极推进城镇基本公共服务由主要对本地户籍人口提供向对常住人口提供转变,逐步解决在城镇就业居住但未落户的农业转移人口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问题。”

1979-1994年 户籍松动与过渡期

  为此,新型城镇化规划提出,建立健全由政府、企业、个人共同参与的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担机制,根据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成本分类,明确成本承担主体和支出责任。

有专家提出,配套改革包括盘活农村承包地、宅基地,让愿意进城的农民带着财产进城,不但可以带来巨大消费能力的释放,还意味着农村承包地、宅基地等大量资源的更充分利用。

1995-2001年 户籍改革起步期

  其中,省级政府负责制定本行政区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总体安排和配套政策,市县政府负责制定本行政区城市和建制镇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具体方案和实施细则。

户籍制度变迁

2002-2012年 城乡一体化户籍构建期

  现实情况是,目前中央政府仅在随迁子女教育等为数不多的几个项目上给地方政府以相应的财政转移支付。

1958-1978年控制居民户口迁移期

2013年至今 打造构建新型户籍制度

  “这显然是不够的,希望以后这种针对户籍改革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财政转移支付能够逐步增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部部长叶庆兴表示。

1979-1994年户籍松动与过渡期

到2020年 基本形成以合法稳定住所和合法稳定职业为户口迁移基本条件、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城乡统一、以人为本、科学高效、规范有序的新型户籍制度。

  张晓山表示,目前地方政府用于公共服务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土地财政,这又可以分三类,一是政府利用国有土地收益基金通过土地储备中心征收和储存土地,再用 征收和储存的土地,向银行抵押融资,从而形成地方债;第二类是政府通过出让土地取得土地出让金,第三类则是通过收受房地产开发商和房产交易主体的税费形成 的收入。

1995-2001年户籍改革起步期

  “由于近些年国家收紧了土地供应,房地产市场也不景气,地方政府在土地财政上的收入越来越捉襟见肘,难以为继。”张晓山因此建议在实行户籍制度的改革同时实行财税制度改革,使中央和地方的财权事权的匹配度更高更合理。

2002-2012年城乡一体化户籍构建期

  此次户籍制度改革在提出公共服务均等化的同时,也再次强调了不同规模城市实行差别化的落户政策。按照新型城镇化规划的提法,未来要全面放开建制 镇和小城市落户限制,有序放开城区人口50万-100万的城市落户限制,合理放开城区人口100万-300万的大城市落户限制,合理确定城区人口300万 -500万的大城市落户条件,严格控制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人口规模。

2013年至今打造构建新型户籍制度

到2020年基本形成以合法稳定住所和合法稳定职业为户口迁移基本条件、以经常居住地登记户口为基本形式,城乡统一、以人为本、科学高效、规范有序的新型户籍制度。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