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602.net四川林改特出生态保证兼顾群众利润,江

作者: 三农 / 林业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7月15日讯 7月2日,青海省副省长邓本太由省林业局李三旦局长、西宁市范国庆副市长及湟中县委县政府领导陪同,到湟中县土门关乡上山庄村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试点工作进行了考察。
    邓本太副省长在听取湟中县林业局的简要汇报后与村民座谈,就林改问题和村民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邓省长指出:集体林改是继农村土地承包后的又一次土地改革,意义重大。青海与内地不同,林地少,是生态公益林,利益(收益)不大;不像内地,(改革)内容丰富。过去林地承包几十年(指八十年代初的“林业三定”),集体林业萎缩,林地遭破坏,发展的不好。林改后,明晰了产权,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林业资源得到发展,看来效果可以。
    邓省长还和村民探讨了明晰产权的方式,指出:各种明晰产权的方式,一定要在民主决策改革方案的基础上制定。当群众说到今年林业上提供松树苗造林,树种好,又是给自己造林,各家各户的积极性很高时,邓省长说,明晰产权后,更重要的是农村林业的发展,要按承包合同尽责,管护好林地,年年造林,加快步伐。乡、村要贯彻好改革方案。生态林是公共产品,每人每户都在这个环境中生活,林业的价值是生态价值,是生存价值。邓省长还向大家介绍了国家生态公益林补偿的政策。当邓省长看了林权证和承包合同后,对这里的林改工作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听了邓省长的一席话,在场的群众产生了共鸣,更坚定了植树造林保护生态,发展林业的信心。

    中国绿色时报6月22日报道 陕西省在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坚持突出生态保护兼顾群众利益。
  陕西省南北狭长,地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和温带、暖温带、北亚热带三个气候带,生态区位十分重要。陕西全省林业用地1.84亿亩,占国土总面积59.6%,其中集体林地面积1.33亿亩,占国土面积43%、林地面积72%,是一个集体林地比重较大的省份。
  陕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省委书记赵乐际多次强调要搞好林改工作,省长袁纯清多次调研林改工作,省委副书记王侠主持召开了全省林改试点动员会和座谈会,副省长姚引良多次深入基层检查指导试点工作。省委、省政府先后印发了《关于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和《关于贯彻的实施意见》,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进行部署。省政府还成立了以主管副省长为组长,林业、发改、财政、农业、国土等相关部门参加的领导小组,加强对林改工作的组织协调。从2008年起,省委、省政府把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纳入对各市的目标责任考核内容,夯实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工作责任。
  陕西省自2007年7月以来在10个县开始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两年的试点工作,共完成确权面积2120.1万亩,占集体林地面积的96.8%。其中家庭承包经营1768.76万亩,占83.4%;股份合作经营202.68万亩,占9.6%;拍卖等其他方式承包山林135.23万亩,占6.4%;联户承包经营13.4万亩,占0.6%。发放林权证20万本,发证面积1805.68万亩,发证率达到82.5%。通过林改,农民拿到了林权证,吃下了“定心丸”,真正成了山林的主人,造林、育林、护林和发展林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据初步统计,10个试点县农民投入近6000万元用于造林,大力发展林业产业,收入有了显著增加。今年,陕西在试点基础上,全面推开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剩余94个县明晰产权、承包到户的改革任务,其中今年完成36个县,其他58个县根据面积的不同,年底前分别完成不少于30%或50%的实地勘界登记任务。
  消除疑虑推进林改
  陕西地处西北,自然条件差,林木生长量低,生长周期长,经济效益不明显;全省公益林和商品林的比例为7:3,公益林占比大,商品林还因受采伐政策限制,短期内难以取得经济效益。因此,在陕西要不要搞林改、能不能搞林改,不少人对此有过疑虑,但这些疑虑后来都被改革实践一一消除了。宝鸡市太白县地处秦岭腹地,上世纪90年代后期,进行了以大户承包为主的林权改革。承包落实产权后,累计造林投资3310万元,户均投入达到1.5万元,发展板栗、核桃等经济林5万亩,林下种植中药材3万亩,发展土鸡5万余只、土蜂近1万箱,农民人均增收510元,占到纯收入的27.7%。该县承包大户郑启1999年承包林地3500亩,先后投资20多万元,对林地进行综合治理和经营,建成了1500亩板栗林和1000亩商品林,成为全县的致富示范户。铜川市耀州区位于黄土高原沟壑残塬区,降雨量小,自然条件差。这次林改试点产权明晰后,群众造林、育林、护林的积极性大大提高,全区累计增加林业投入1700多万元。陕西职能部门人员在与农民座谈调研时发现,群众非常欢迎林改,非常拥护林改。无论是有林地还是荒山荒坡,无论是公益林还是商品林,农民群众都希望承包到户,分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林地。即使是公益林他们也有长远的治理规划,只要国家给予适当补助和生态效益补偿,农民都愿意造林。实践证明,陕西林改不是“要不要、能不能搞”的问题,而是“必须搞”和“怎样才能搞好”的问题。林改符合政策要求,也符合陕西省实际,必须继续走下去。
  摸索明晰产权的四种模式
  陕西在林改过程中,紧紧抓住明晰产权这个核心,因地制宜,充分尊重群众意愿,采取四种模式明晰产权:第一种凡能承包到户的,都要按人均确权到户,实行家庭承包经营;第二种对难以完全按人均确权到户的,将经营主体下移,实行联户经营;第三种对城市、旅游、矿产开发规划区和重要区域的生态公益林,实行集体股份合作经营,农民按人均等持股,按股分红;第四种对于农户不愿均等承包到户的“四荒”地,采取拍卖等其他方式承包,确权到大户,群众从转让收益中分利,同等条件下集体经济组织内的农户优先承包。这四种方式中,家庭承包经营占集体林已确权面积的83.4%,这种方式,是最主要的,也是中央林改意见要求的基本的确权方式,陕西省将在下一步全面推进林改时坚持这一主要方式。
  林改焕发了山林活力
  陕西在改革试点中,坚持不搞一刀切,把决策权完全交给群众,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密切了干群关系,让林地焕发了生机。
  林改后,农民通过家庭承包经营拿到了林权证,吃下了“定心丸”,真正成为山林的主人,其造林、育林、护林和发展林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据统计,林改中10个试点县农民累计投入近6000万元用于造林。宁陕县自2007年林改以来,共发展袋料食用菌1500多万袋,嫁接板栗210万株,建设核桃园1.2万亩、桑园1800亩、药材园1300多亩,荒山造林2.1万亩,封山育林1万亩,管护退耕还林19.4万亩。据初步统计,2008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由上年的1940元增长到2650元,其中林业产业提供的收入达1600多元。该县新场乡同心村地处秦岭脚下,林改前林子虽多,却是一个“光棍多,女人少,丫头大了往外跑”的穷山村,林改后全村户均林地达330多亩,村民发展食用菌和林下种养业,村民收入和村子面貌发生了可喜的变化。老支书李永贵说:“林改前,村民有‘四愁’:一愁林子没人管,二愁闲着没事干,三愁过年吃白饭(没酒肉),四愁娃儿都成光棍汉。林权改到户后,林子有人管了,耕山也挣钱了,打工的往回赶(主动还乡)了,姑娘小伙儿也对上眼(谈对象)了,男女老少都有盼头了”。
  拓宽林业投融资渠道
  2008年,陕西省林业厅与省农村信用联社积极联系,协商林权抵押贷款事宜,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签订了林权抵押贷款合作协议并印发了林权抵押贷款指导意见,省信用联社还印发了林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目前,10个试点县的许多农民群众用手中林权作抵押,从农村信用社获得发展林业生产经营的资金,为拓宽林业投融资渠道奠定了坚实基础。
  林改实践证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解放和发展林业生产力的必然选择,是山区林区农民摆脱贫困、加快发展的根本出路,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破解“三农”难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突破口,是农村改革的又一重大突破,赢得了广大农民的衷心拥护。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

中国绿色时报6月22日报道陕西省在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中,坚持突出生态保护兼顾群众利益。
陕西省南北狭长,地跨黄河、长江两大流域和温带、暖温带、北亚热带三个气候带,生态区位十分重要。陕西全省林业用地1.84亿亩,占国土总面积59.6%,其中集体林地面积1.33亿亩,占国土面积43%、林地面积72%,是一个集体林地比重较大的省份。
陕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省委书记赵乐际多次强调要搞好林改工作,省长袁纯清多次调研林改工作,省委副书记王侠主持召开了全省林改试点动员会和座谈会,副省长姚引良多次深入基层检查指导试点工作。省委、省政府先后印发了《关于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和《关于贯彻的实施意见》,对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工作进行部署。省政府还成立了以主管副省长为组长,林业、发改、财政、农业、国土等相关部门参加的领导小组,加强对林改工作的组织协调。从2008年起,省委、省政府把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纳入对各市的目标责任考核内容,夯实了各级党委、政府的工作责任。
陕西省自2007年7月以来在10个县开始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两年的试点工作,共完成确权面积2120.1万亩,占集体林地面积的96.8%。其中家庭承包经营1768.76万亩,占83.4%;股份合作经营202.68万亩,占9.6%;拍卖等其他方式承包山林135.23万亩,占6.4%;联户承包经营13.4万亩,占0.6%。发放林权证20万本,发证面积1805.68万亩,发证率达到82.5%。通过林改,农民拿到了林权证,吃下了“定心丸”,真正成了山林的主人,造林、育林、护林和发展林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据初步统计,10个试点县农民投入近6000万元用于造林,大力发展林业产业,收入有了显著增加。今年,陕西在试点基础上,全面推开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计划用3年时间完成剩余94个县明晰产权、承包到户的改革任务,其中今年完成36个县,其他58个县根据面积的不同,年底前分别完成不少于30%或50%的实地勘界登记任务。
消除疑虑推进林改
陕西地处西北,自然条件差,林木生长量低,生长周期长,经济效益不明显;全省公益林和商品林的比例为7:3,公益林占比大,商品林还因受采伐政策限制,短期内难以取得经济效益。因此,在陕西要不要搞林改、能不能搞林改,不少人对此有过疑虑,但这些疑虑后来都被改革实践一一消除了。宝鸡市太白县地处秦岭腹地,上世纪90年代后期,进行了以大户承包为主的林权改革。承包落实产权后,累计造林投资3310万元,户均投入达到1.5万元,发展板栗、核桃等经济林5万亩,林下种植中药材3万亩,发展土鸡5万余只、土蜂近1万箱,农民人均增收510元,占到纯收入的27.7%。该县承包大户郑启1999年承包林地3500亩,先后投资20多万元,对林地进行综合治理和经营,建成了1500亩板栗林和1000亩商品林,成为全县的致富示范户。铜川市耀州区位于黄土高原沟壑残塬区,降雨量小,自然条件差。这次林改试点产权明晰后,群众造林、育林、护林的积极性大大提高,全区累计增加林业投入1700多万元。陕西职能部门人员在与农民座谈调研时发现,群众非常欢迎林改,非常拥护林改。无论是有林地还是荒山荒坡,无论是公益林还是商品林,农民群众都希望承包到户,分到属于自己的一份林地。即使是公益林他们也有长远的治理规划,只要国家给予适当补助和生态效益补偿,农民都愿意造林。实践证明,陕西林改不是“要不要、能不能搞”的问题,而是“必须搞”和“怎样才能搞好”的问题。林改符合政策要求,也符合陕西省实际,必须继续走下去。
摸索明晰产权的四种模式
陕西在林改过程中,紧紧抓住明晰产权这个核心,因地制宜,充分尊重群众意愿,采取四种模式明晰产权:第一种凡能承包到户的,都要按人均确权到户,实行家庭承包经营;第二种对难以完全按人均确权到户的,将经营主体下移,实行联户经营;第三种对城市、旅游、矿产开发规划区和重要区域的生态公益林,实行集体股份合作经营,农民按人均等持股,按股分红;第四种对于农户不愿均等承包到户的“四荒”地,采取拍卖等其他方式承包,确权到大户,群众从转让收益中分利,同等条件下集体经济组织内的农户优先承包。这四种方式中,家庭承包经营占集体林已确权面积的83.4%,这种方式,是最主要的,也是中央林改意见要求的基本的确权方式,陕西省将在下一步全面推进林改时坚持这一主要方式。
林改焕发了山林活力
陕西在改革试点中,坚持不搞一刀切,把决策权完全交给群众,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密切了干群关系,让林地焕发了生机。
林改后,农民通过家庭承包经营拿到了林权证,吃下了“定心丸”,真正成为山林的主人,其造林、育林、护林和发展林业的积极性空前高涨。据统计,林改中10个试点县农民累计投入近6000万元用于造林。宁陕县自2007年林改以来,共发展袋料食用菌1500多万袋,嫁接板栗210万株,建设核桃园1.2万亩、桑园1800亩、药材园1300多亩,荒山造林2.1万亩,封山育林1万亩,管护退耕还林19.4万亩。据初步统计,2008年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由上年的1940元增长到2650元,其中林业产业提供的收入达1600多元。该县新场乡同心村地处秦岭脚下,林改前林子虽多,却是一个“光棍多,女人少,丫头大了往外跑”的穷山村,林改后全村户均林地达330多亩,村民发展食用菌和林下种养业,村民收入和村子面貌发生了可喜的变化。老支书李永贵说:“林改前,村民有‘四愁’:一愁林子没人管,二愁闲着没事干,三愁过年吃白饭(没酒肉),四愁娃儿都成光棍汉。林权改到户后,林子有人管了,耕山也挣钱了,打工的往回赶(主动还乡)了,姑娘小伙儿也对上眼(谈对象)了,男女老少都有盼头了”。
拓宽林业投融资渠道
2008年,陕西省林业厅与省农村信用联社积极联系,协商林权抵押贷款事宜,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签订了林权抵押贷款合作协议并印发了林权抵押贷款指导意见,省信用联社还印发了林权抵押贷款管理办法。目前,10个试点县的许多农民群众用手中林权作抵押,从农村信用社获得发展林业生产经营的资金,为拓宽林业投融资渠道奠定了坚实基础。
林改实践证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解放和发展林业生产力的必然选择,是山区林区农民摆脱贫困、加快发展的根本出路,是落实科学发展观、破解“三农”难题、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突破口,是农村改革的又一重大突破,赢得了广大农民的衷心拥护。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