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贺家池伍仟多亩湖泊遭毁损30年仅剩4百亩,

作者: 三农 / 林业

江西省林业厅

    近日,共青城开发区组织林业、水利、公安、司法、渔政等部门深入湖区开展送法下乡活动。着重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江西省鄱阳湖湿地保护条例》等相关法律法规,并印发《致湖区村民的一封公开信》。针对近期共青城下南湖湖区少数村民为谋取个人利益,擅自筑坝拦湖严重破坏湿地生态环境的围湖围垦行为下达了责令拆除通知书。通知要求各非法围湖围垦行为人务必于6月10日前将擅自围坝拦湖的水面无条件全部还湖,在吴淞高程18.5米以上的拦坝必须全部自行拆除还湖,恢复湿地原生貌。逾期不拆除的,开发区管委会将依法强制拆除。

贵阳市经开区金竹镇竹林村村民以土地位于公园周边未征拨为由,在水库泄洪坝处摆摊设点,存在安全隐患,并影响阿哈湖国家湿地公园环境卫生和整体景观。

绍兴平原第二大湖泊被蚕食殆尽
浙江贺家池四千多亩湖泊遭破坏30年仅剩四百亩

为消除安全隐患并保护阿哈湖国家湿地公园良好的生态环境,4月27日,贵阳阿哈湖国家湿地公园联合贵阳市经开区综合执法局、属地政府,对泄洪坝所有临摊跑点进行清理。

贺家池位于浙江省绍兴市,处于上虞区道墟镇、绍兴高新区陶堰镇和袍江开发区孙端镇的三镇交界地带,曾为绍兴平原第二大湖泊,面积曾达4000多亩。而在30年间,贺家池却几乎被破坏殆尽,只剩下400亩的水域面积。日前,中国青年报记者专程赴绍兴对此展开了调查。 名存实亡的贺家池 历史上,贺家池因唐代诗人贺知章的放生池而得名,也是这个大湖叫池而不叫湖的原因。 古时“南通鉴湖,北抵海塘,旁有支港,水天一色,风景佳丽”的贺家池,今天即便是在绍兴地图上,也已难找到。记者日前在这里看到,面积曾达4000多亩的贺家池,已消失殆尽,走在曾经的湖区,满目疮痍、荒草丛生,废弃的砖窑厂、大大小小的烟囱荒芜寥落,而取土烧砖后留下的一个个深坑周边,则堆满了大量的泥浆和建筑垃圾。 “30年来,这个大湖就是被一个个挖泥烧砖的窑厂和垃圾场一点点蚕食了。”生活在贺家池旁的邵家溇村村民邵宝木告诉记者,他是看着贺家池一天天消失的。 一些上了年纪的村民告诉记者,因为湖大,过去晚上航行的船都会迷失方向,所以,在晚上湖边有专门的地方点上油灯,作为夜航船的航标。 曾经一湖碧波的贺家池,不仅鱼肥虾美,还有着极强的水利调节功能。村民们说,小河连大湖,贺家池周围水网纵横,而绍兴平原地势南高北低,一下雨,上游水就会从南向北流,贺家池离孙端大闸才3公里,水经贺家池进入曹娥江。贺家池以巨大的容量发挥出强大的调蓄功能。 但今天,除了一段环塘河和中心河,曾经碧波万顷、风光旖旎的贺家池,只留下了仅有的400亩水域面积。去年“菲特”台风来临时,由于失去了贺家池这个蓄洪屏障,整个水系很多快成熟的稻田被淹,百姓家中进水,4天不退。 贺家池成了一些人手中的“摇钱树” 在村民的记忆中,贺家池被蚕食始于上世纪80年代。 1984年,贺家池东西两岸,当时的上虞县和绍兴县,因合作养鱼产量不高,要求对贺家池进行南北拦坝分割。随后,绍兴市政府批复同意,并明确拦坝不能影响贺家池的滞洪、蓄水、排涝,不准围湖造田,不宜构筑封闭小塘,对坝的设计则提出要符合水利排灌、交通航运等相当具体的要求。但所筑堤坝根本没有达到绍兴市政府的批复要求。 之后,从1986年开始,水域涉及的原绍兴县皇甫乡、上虞县肖金乡等相关乡镇政府在贺家池围湖筑堤,建造砖窑厂,抽干源水后在湖底取泥挖土用以制砖,并一直延续至今。一些村民告诉记者,最多时,上虞和绍兴两县在湖底建的砖窑厂有十多座,在湖区立起了13根大烟囱,八九十辆挖土机昼夜作业,每年挖取的泥土达百万方以上。 30年的取土烧砖,给贺家池留下的是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堤坝和一个个巨大的深坑。记者看到,有的深坑达几十米。 随着国家对实心粘土烧砖的逐步淘汰和明令禁止,贺家池湖区的砖窑厂近年来也被逐步关停。村民们本以为,砖窑厂被关停,贺家池也将恢复原有的宁静。在他们看来,窑厂不烧砖了,把拦水坝一推,贺家池就可以恢复过去的水面。虽然湖底的生态已无法恢复,但湖还在,大自然有自身的修复功能,假以时日,慢慢能够恢复。 但令村民没想到的是,关闭砖窑厂后的贺家池,一个个挖土留下的深坑成了最好的垃圾处置地,曾经美丽的贺家池,取土挖坑后转身变成了垃圾场。村民们告诉记者,砖窑厂关闭后,每天都有大量的垃圾被拉到贺家池填埋,而除了建筑垃圾、渣土和生活垃圾外,挖泥取土的深坑还成了建筑泥浆的排放池。 村民们说,垃圾填埋并非无偿,每车就要收取140元,建筑泥浆是40元一立方米。 更让村民难以理解的是,在刚刚制定的《绍兴市城市发展战略纲要(2014年-2030年)》中,贺家池并不在重点湖泊的保护建设之内。在村民看来,一个曾是绍兴市第二大的天然湖泊,面临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各种垃圾的填埋,无论从环保、生态上,还是从历史人文上,都让他们无法接受。 “今天,挖土卖钱、填垃圾再收钱,贺家池成了一些人手中的‘摇钱树’。”一位村民痛心的说。 历史的债总要还的 眼看着大湖一天天消失,当地民众“救救贺家池”的呼声一直不断。随着浙江省“五水共治”的推进,贺家池的命运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村民们希望,贺家池能恢复原有的模样,造福沿湖群众。 对此,记者从绍兴相关部门了解到,绍兴已启动了贺家池环境的专项整治。绍兴市水利局副局长徐国牛告诉记者,按照规划,除进行水环境综合治理外,贺家池还将建成一个生态湿地。 记者在已有过3次讨论的贺家池生态修复规划方案上看到,修复后的贺家池水域面积将达83.4公顷,比现状扩大近两倍。徐国牛介绍,针对贺家池环境破坏问题的历史成因,按照尊重历史、照顾现实的原则,将以贺家池为核心,打造绿色水系,建设生态湿地,进行耕地复垦、水系恢复和生态修复。 徐坦言,几十年沿湖的取土成坑、回填垃圾现象较为突出,既影响水质,又污染了周边环境。“但要全部恢复成原貌,并不现实。只能说,尊重历史,进行最大限度的整治与修复。” 据绍兴环境监察支队教导员洪荣成介绍,针对贺家池的环境,今年5月市政府成立了专项整治工作督查组,至今已拆除贺家池违法建筑近6000平方米,同时清理了大量建筑垃圾和水草等。“为防止有人再次将建筑垃圾倒入贺家池,还在贺家池外围安装了铁丝护栏,一些入口同时安装摄像头进行监控。” 对于建筑泥浆的排放,绍兴市建筑泥浆处置管理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王立成解释,随着绍兴基建项目越来越多,随之产生了越来越多的建筑泥浆,但其处理一直令人困扰。“看中贺家池,一是取土后的深坑正好可用于中转,二是这里有成熟的制砖工艺。”王立成说,他们将引进新的技术,对排放的泥浆进行脱水固化,然后变废为宝。 绍兴几位政府部门的负责人都表示,贺家池的消失,有很多历史的原因。徐国牛说,历史的债总是要还的,但这也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希望民众耐心等待,多给政府一点时间。“在规划出来前,先行保护,绝不允许再破坏。” (原标题《贺家池:何日还我一湖清波》)

此次清理行动共出动30余人,耐心细致地宣传政策法规,一户一户的做好思想引导工作,安排车辆10余次帮助各摊点收拾物品回家,累计清理10余户临摊摆点,拆除简易棚20个、围拦30平方米,对泄洪坝旁村民自建房下发1份拆除通知书。摊点清理结果后,管理处组织人员清理木板、酒瓶等废渣10余吨。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下一步,贵阳市相关部门将加大政策宣传和管理力度,安排专人值守,监控室24小时值班。同时加强与执法部门及属地政府联动,共同管理,将泄洪坝及周边区域列入长效管理机制。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