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未开捕,淡水鱼专项论题

作者:澳门新葡亰官网

面对好不容易上网的一条江刀,从业30多年的老渔民“愁容满面”。
繁忙航运造成的污染也是江刀越来越少的原因之一。
图片 1
忙活了大半天,鱼贩朱顺江才收了三四斤刀鱼。
图片 2

江鲜的主菜是刀鱼和河豚。刀鱼、河豚、鲥鱼合称长江三鲜。刀鱼曾经是寻常百姓家常菜,几块钱就能够买一斤,但是由于近年过度捕捞、环境污染等因素,特别是今年长江刀鱼产量锐减,加上有“炒鱼”现象存在,刀鱼成了名副其实的奢侈品,最贵的一斤要卖到8000元。

图片 3
鱼的金黄鲜嫩、河豚汤泡饭的肥美……这是让很多食客在春节追逐江鲜的理由。昨天,记者走访扬城餐饮市场了解到,目前河豚、刀鱼等已悄然上市,与往年不同的是,长江禁捕,本地江刀还没有开铺,目前市面上销售的刀鱼以湖刀、浙江刀、韩国刀为主,真正的江刀尝鲜季还要再等一等。

严子寿通过对讲机询问队员的捕捞情况。

与江刀并列长江三鲜的长江鲥鱼、河豚,虽然未被官方宣布灭绝,但也有十余年未被各江段渔业监测站或渔民捕到。长江沿岸城市酒楼饭肆仍然叫卖这两种“江鲜”,大部分都是人工池养的。

你现在吃的可能是湖刀

虽然一无所获,渔民们仍旧认真整理渔具。

高价鱼仍是一鱼难求

“今天来了两桌武汉的客人,要求吃刀鱼,每人一条,我们上的是清蒸刀鱼。”昨天,百祥路一饭店老板告诉记者,现在吃江刀还没到时候,昨天客人吃的都是湖刀,“规格1.5两以上卖100元一条,如果是1.2两的78元一条。”

4月27日,期盼良久的当涂渔民严子寿终于盼来了江刀开捕的日子。凌晨四点,他们便带上专用渔具出发了,但一天下来,仅有的几条鱼收成还不足百元,望着越来越少的江刀,他说:要不了几年,江刀也会和野生河豚、鲥鱼一样只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

江苏扬中有“江中明珠”之称。来自江苏扬中的鱼贩李广平乘坐快艇专门收鱼,虽然很少,但是很顺利。

随后,记者走访扬城餐饮市场了解到,目前刀鱼市场分为湖刀、海刀、江刀三种。而最早上市的为湖刀。一位餐饮业内人士介绍,江刀预计到3月中旬左右才有可能吃到,现在吃刀鱼的食客有点赶早。

4月28日,记者在长江上见到严子寿时,他们正在江中心的渔船上整理刚刚收回来的渔网。虽然从早上到现在他们还没捕到一条刀鱼,但为了梦想中的奇迹,他们必须认真整理。严子寿告诉记者:“刀鱼越来越少了,如果说去年少,今年则更少。你看昨天是开捕第一天,我们收成好的也就捕捞到3~5条,倒霉的,一天也没看到江刀。”

记者调查得知,一天中午,他与一名捕鱼者以两条鱼4000元的价格成交,又从其他捕鱼者手中收购了4条鱼,一共两斤。下午他就通过其他鱼贩迅速地卖到了镇江的一家饭店。

江刀上市后能品尝长江三鲜
长江三鲜包括刀鱼、河豚和鲥鱼。江刀还没有开捕。仪征一酒楼王老板介绍,浙江刀是一般饭店用的比较多的,韩国刀比浙江刀价格更低一些。

今年江刀价格一降再降,原来出水就能卖到两三百元一斤的江刀,今年只能卖到一百元左右。和县渔民倪桂英指着刚刚捕捞上来的一条江刀说:“看看,我今天到现在唯一的收成就是它,顶多能卖20元,还不够我的柴油费。”

根据饭店介绍,这是几天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客人订购的,这8条鱼分别以清蒸和红烧的方式做成了两盘菜,据说最终价格超过10000元。

“河豚现在一年四季都有,都是养殖的,目前市场上也买不到野生的。”江都大桥一饭店行政总厨张洪扬介绍,现在市场还供应养殖的鲥鱼,并且还是活的,活鱼价格在300多元/斤。

江刀和鲥鱼、河豚被称为长江三鲜。对于长江三鲜的悲惨命运,当涂渔政站蒋健站长表示:这主要跟环境污染、滥捕及上游大坝、桥梁的建设有关。航运带来的油污及超声波污染,是长江三鲜日趋灭绝的原因之一。蒋站长告诉记者,现在他们对江刀捕捞有严格规定。“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希望能有助于江刀的生长和繁殖。”记者王素英文/摄

经营刀鱼20多年的批发商张兵告诉记者,即使眼下的刀鱼贵得离谱,但在市场上还是供不应求。过去只有江苏人和上海人吃刀鱼,不知怎么的,现在全国各地都来要。

由此,等到江刀上市,长江三鲜可以勉强凑齐。

靖江,位于江苏省中轴线与长江交汇处,南与江阴、苏州、无锡隔江相望。这个人口不到70万的县级市,也是远近闻名的“长江刀鱼之乡”。

记者屠明娟

而当地熟知水产市场的人士称,鉴于今年靖江本地所产的刀鱼少之又少,“有的鱼贩一天最多也只能收到四五斤本地江刀”,而一些在上海崇明陈家镇团结沙港长江入海口处捕捞到的“海刀”以及安徽巢湖等地捕捞的“湖刀”,被放到靖江本地的江水中“过过水”,“擦擦背”,充当靖江江刀。

业内

饕客们熟知,海刀、湖刀的外形虽与江刀差不多,但味道相去甚远,其价格也有天壤之别,比如,江刀入口细腻丰腴,而海刀肉质较硬。

人士

刀鱼锐减的背后

吃本地江刀要静待长江刀鱼季

靖江为江刀主要产区,靖江市农业委员会渔政站站长顾树信介绍说:1998年,江刀的产量是123吨;2001年,产量为217.6吨;2010年之后,江刀产量基本锐减为百吨之内,这年江刀的产量约为80吨,2011年的江刀产量锐减到约10余吨。

“刀鱼只有在春暖花开水温高的时候才会洄游,到扬州时,不管是体力还是水质都达到了最好的时候,肉质鲜美,应该说味道是最好的。”不少渔民告诉记者,随着气温的升高,刀鱼才会从海里向江里洄游,但是由于最近两年出现了捕捞不到刀鱼的现象,今年的收成如何,目前还不确定。

熟悉基层渔政工作的顾树信则认为,每年春季,江刀都要由海洋沿长江溯流而上,“目前的问题是,在海洋中对于刀鱼根本不禁捕,这使得这些刀鱼产卵群体还没有游到长江,就已开始被捕捞了。”在他看来,当今的“酷鱼”手段比比皆是:一种在海面就被布下的帆张网,宛如瓮中捉鳖一样捕获刀鱼产卵群体,刀鱼一进去就出不来了;而另外一种布于江面的套网,网眼的最后一段甚至小拇指都穿不过,对江刀的杀伤力极大。

还有种说法就是在1986年、1987年左右席卷捕捞“软黄金”鳗苗潮中,刀鱼也深受其害,由于捕捞鳗苗的季节与刀鱼苗返回海洋的时间重叠,对刀鱼苗的杀伤很大。

而近几年来轰轰烈烈的沿江开发与航运发展以及沿江污水排放现状,不容忽视。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锐减的不止有江刀。长江的野生河豚、鲥鱼几近灭绝。而近年来,长江鲥鱼是“看都看不到了”。

人工繁殖拭目以待

南京水产局一位姓杨的专家说,与环境污染相比,过度捕捞给渔业资源造成的影响更大。他表示,“如果拿出6到8年的时间全面禁止捕捞,给江刀三四个产卵的周期,就能形成新的鱼汛。”

曾几何时,鲥鱼在经历了产量骤降之后销声匿迹。野生河豚鱼也曾一度“绝迹”,后经人工养殖放流,现虽得以恢复,但产量不可同日而语。

近日,记者走访了江阴市申港镇创新村。在那里,有几片貌不惊人的水塘,却是长江刀鱼延续种群的希望之地。

“水塘”的主人名叫郑金良,是这江阴申港三鲜养殖基地的负责人。因为从上世纪90年代末便开始研究“长江三鲜”的人工养殖,他还被称为“拯救‘长江三鲜’第一人”。

“现在刀鱼养殖还没办法实现量产。”郑金良告诉记者,人工养殖让濒临绝迹的野生长江刀鱼继续繁衍下去不是不可能,但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今年4月13日,新华社发布消息,人工繁殖长江刀鱼,在江苏中洋集团长江珍稀鱼类繁养殖基地科研中心首次获得成功。人工繁殖的历史性突破,而且为长江珍稀鱼类、濒危物种生存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但人工人工繁殖是否乐观,前景如何?人们还得拭目以待。

沿江城市如何应对

从2002年开始,郑金良一直在尝试增殖放流的方式。每年的6月份,郑金良都会准时来到长江边,将他辛劳培育出来的鱼苗放流,其中大部分是河豚等珍贵鱼类。10年来,他已带动江阴数十家单位,无偿放流了亿万尾鱼苗。与此同时,江阴市政府也把6月12日也被定为“中国江阴长江放流日”,号召沿江企业慷慨解囊加入到放流中来,“反哺”长江。

或许,在目前的大环境下,人工放流是目前恢复水生生物资源量的有效手段之一。这一点,也已经引起了政府部门的重视。2011年春夏之际,长江中下游遭遇60年一遇的特大旱灾,为修复受损渔业资源和水生生态,农业部与湖北、江西、湖南、安徽、江苏五省共同举办“长江中下游渔业资源修复放流行动”,五省共举办各类增殖放流活动200余次,放流经济鱼类苗种达17.65亿尾。

郑金良说,与环境污染相比,过度捕捞给渔业资源造成的影响更大。他也表示,“如果拿出6到8年的时间全面禁止捕捞,给江刀三四个产卵的周期,就能形成新的鱼汛。”

面对学者们的观点,常熟市渔政站一位基层工作者提出反问:“几千年没捕光,这二三十年就能捕光?”他认为,江刀减少的主因是长江水污染。

据《中国环境统计年报(2003年)》统计,当年长江流域废水排放总量为1639亿吨,其中工业废水排放量725亿吨,生活污水排放量914亿吨。

综上所述各种缘由,给我的沿江各级政府敲响了警钟。一方面,我们要加强环保,防止污染,要让长江沿岸山常清,水常绿;另一方面,要实行禁捕,要减少类似的“美食游”活动,避免刀鱼等江鲜的灭绝,也给我们的子孙万代留下口福。

本文由www.602.net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www.602.net